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寰宇的博客

 
 
 

日志

 
 

【引用】(撷)转:吕天琳:语言的寺庙  

2011-11-12 21:10:27|  分类: 诗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言的寺庙

 吕天琳

 

        诗是什么?把“诗”按照一个汉字的结构拆开来——“言”+“寺”,仔细这么一看再仔细这么一想,原来,诗竟然就是语言的寺庙。

        众僧打座在诵经的大殿里,经卷与香火,青灯与素袍,戒律与佛事,就像各具禅性的词汇在特定的语法规范中它们组合排列,交相辉映,从形式(仪式)到内容(法会),构成语句或禅话,里面或蕴籍灼理,或暗藏机锋,抑或展示宗教之高蹈,抑或表现尘世之流俗;深刻对应着浅薄,思考对应着猜解,理性中包含着佛性,花草间旺盛着菩提……总之,在诗这座语言的寺庙里,尽管和尚的头都是光的,但悟性自有高下,这便是诗人们尽管运用同样的语言,却写出各不相同作品的原因,说白了说是生活阅历、文化素养等等的千差万别造成的,正应了那句“由心不平等,法性有高低”。

        帕斯有一句话我一直牢记在心,他说“诗歌是世界的总视力”。如果我们都能用诗歌的审美眼光看世界,用审丑的眼光看社会现实,我们就总能发现美好,去变革落后的生活方式,更新道德理念,而这也正是佛家“救众生”思想的具体体现。

        现在的诗歌的确缺乏这种作为“总视力”的全景式鸟瞰式的历史性文化观照,倾述一已情怀,吟咏雪月风花,图解现实场景,纵容平庸怪涎,这是诗歌本身的问题,不关和尚(语言)和寺庙(形式)的事。高尔斯华绥就说:不在于表现什么题材,而在于怎样表现题材。这是“组织者”的事,也就是诗人本身的事。你要是真的在思考,上帝是不会发笑的,佛祖也不会。问题是泛泛的肤浅思考本身只是提出了带有共性的一般性问题,而没有提出独特的适用于普遍层面的重大问题,这的确是悟性的问题,更是责任感的问题。诗人们无法去救危济世,普渡众生,拿出自己想法的能力还是有的,重要的是这种想法能否引起受众的思考,提升受众的理解和认知层次。诗人不同于教师,他不必非得去解感,只要提问就行了,只是提出的问题是带有启发性的,便于引发人们的思考。

        古今中外犹如星光般璀璨的诗歌大家,总是能提出深刻的现实问题,他们是给迷茫的人群送来智慧钥匙的神秘天使。我们称惠特曼为民主派诗人,那正是因为他给渴望建立和平民主制度的美国社会和公众送来了博爱和信任的曙光。我们的屈原、杜甫、辛弃疾,我们的鲁迅、我们的艾青和北岛,他们都在不同的历史时期成为人们心目中的圣者,都在于他们把人子的灵魂和神灵般的思想打磨成了燧石,照亮了一代一代人前仆后继的人生道路。

        有道是:百花落尽春无尽,山自高兮水自深。今天的诗人们在纵向继承与横向借鉴上建立了自己的思维模式和话语规范,比起大师们他们的思考更为活跃也会更为深邃吧!但愿每个诗人都去做个会思考的人——思想者,因为会思考才能知道大众在想什么。

                                                                                                                                                                 

 

 

  评论这张
 
阅读(5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